小蓝帽

至此一生,曾是长风万里的相送。

可能太多故事说到最后,都是主人公历经万千磨难。旁人无从置喙,也不可指摘。能够换来几句唏嘘,业已十分难得。说故事的人还要抚手一礼,谢台下诸位听客。那么到底一场故事,能够有几分的意义。无非是持剑的主人公,最后抱得美人归。台下的人听完,撒了瓜子壳,也就作鸟兽散了干净。到底他人故事,别人的痴绝。

评论
热度(1)

© 小蓝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