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帽

至此一生,曾是长风万里的相送。

  ……
  年轻的帝王时常还会做一个梦。
  梦里身后就是奔涌的江,只系了一方小舟,苍茫天地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北地落着鹅毛的雪,他和那人裹着裘,那人立在他面前,衣上都是落雪,他低了眉目,伸手拂去他肩上落雪,轻声朝他开口,“怕是又要落雪,回罢。”
  他身后的江面,只停一方轻舟,渡口起了风,掀起他二人衣角,仿佛这一归棹过去,渡过就是一生。

评论
热度(8)

© 小蓝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