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帽

至此一生,曾是长风万里的相送。

《少女病》

“我觉得我好像真的喜欢上w学长了。”


  学妹半夜给我发消息,透过屏幕,我能够感觉到她的语气,是难以言说的又羞又急。

  我是觉得有点儿吃惊:毕竟她与这位w学长,认识不过一星期左右,认识的契机,追溯起来还是因为我。我的错愕,因为学妹少女心倾倒之迅疾,以及对这位学长的了解,显得无措又理所应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乱啊。”

  “我也不知道他哪里好……”

  “也许我是想多了吧。”

  学妹仍在絮絮叨叨地讲着,我知道她与w学长的「纠葛」,不过是学长每天喊他去自习室学习——罢了。多了的细节我不清楚,只是觉得学妹倘若是因为这种事情倾败了少女心,那位w学长,可算是捡了大便宜了。

  作为她年长又「有经验」的学姐,只能一碗一碗的给她灌着鸡汤,然而通篇大论说起来,无非是劝慰她,“别想太多。”

  我甚至脑子一热,问了下那位学长,怎么想这位小学妹。学长面前摆着一碗面,他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地挑着面条,“我什么也没想。”

  什么也没想。我的面色有点寡淡,觉得这剧本不该是这样。这出《少女心》的剧本,从w学长在教室里找学妹要联系方式,从他第一次约学妹看书开始,就应该是你情我愿的圆满结局。

  然而,这出《少女心》变成了《少女病》,学妹对症用药灌了我的鸡汤:她真的想多了。


  学妹是我的现任饭友。自然的,我还有个前任饭友。不过这个「前任」与「现任」,是我纯粹的单方面宣布。

  我前任——饭友,肩挑着每日三餐询问我吃饭没有去哪里吃饭吃什么的重任。当年我们一路从后门吃到前门,吃过小灶,也吃过路边的煎饼果子,总的来说,我这位饭友,的确是很负责任的。

  至于为什么变「前任」,也多半是我的少女病作祟。对症下药的我,给学妹讲着,“你千万不要想太多,我跟你说,我那个饭友——”

 

  我那个饭友,肩挑重担,也许是实在想撂担子,故而有天半夜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啊?”

  我一股单身狗的愤怒揣测着“关你屁事”。却也慢吞吞打字发消息,“没有。”

  你来我往闲扯几句,他突然又来一句,“那你想不想找一个啊?”

  即使没心没肺如我,也着实将少女心一颤:他要干嘛问这么乱七八糟的大晚上寂寞了?wocccc不会是想跟我说什么吧天啦噜夭寿啦——

  我什么都想了,却也什么都没想,用几张表情包结束了这个话题,我只是讲真,这话题一点儿都不适合他跟我,我宁愿跟他讨论说要不明天我们去南苑的食堂吃西兰花?



  然而第二日我们的确去了南苑,西兰花没吃到,吃了什么我也忘掉了。席间我们仍同往日一样讲话。我却觉得自己胡思乱想惯了,所以显得心照不宣,他问,“你为什么每次都不吃饭啊。”

  我没回话。然后把那碗白花花的米饭戳得花枝乱颤体无完肤。

  看着我饭友一米八几的身高以及不算难看的脸,我第一次觉得,哦,原来他真的挺高的。


  其实倘若不是我想的那么多,也就不会推翻自己原来早就认定的事情。比如饭友直男癌患者,从来不喜欢我讲基腐的事情;他并不喜欢他好基友项公子的女友,他觉得项公子日后难摆脱,我倒觉得项公子女友可怜,这么分歧的观点能够共存,大概也是因为同处的朋友圈子里都不看好这一对。算是些题外话了。

  本来对三观不同的人,我向来不加以理会的。然而更多时候他跟我谈及人生,我是很好的倾听者,偶尔也能说出些人模狗样的鸡汤话安抚他。

  这样的相处模式,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好。

 

  周末时候跟饭友去前门对面的火锅店吃饭,席间照常吐槽,说起彼此日常和其他,他问,“你是96年的吧?快生日了吧。”

  我恍恍惚惚地点头,夹起一颗丸子。他又说起前几日总是找他做ppt的学妹有多么不学无术,“所以我喜欢比我年龄大的。”

  我一颗丸子还没有咽下,像如鲠在喉的少女心,让我吞也不是,唾弃也不是。

  我大概是被梗着所以翻着白眼cos表情包,用来结束这荒诞让我犯病的话题。

  这话题多讨嫌:“快生日了吧?”又老了一岁了吧?奔三了吧?再也不是少女了吧?


  “所以,不要想太多。”

  我跟学妹义愤填膺讲着,我不怎么跟饭友吃饭了,恐自己席间发病无药可医。学妹应允着,似乎有些失落。我倒是恍惚了一下,我的这碗鸡汤,对症下药,却不知治她还是在治我。


  当时那位w学长,慢条斯理吃碗面,慢条斯理跟我说,“我会好好想想的。”

  这「好好想想」的籍口,在两天之后变成了学妹口中的:“我们在一起了……”

  我错愕,我咆哮,我拉着我舍友兰姐姐和倩妹妹吐槽,“马丹丹丹丹丹你们知不知道那个w学长是怎么把我小学妹拐跑的啊?”在她俩同情的眼神里,我单方面宣布,我的现任饭友再次变成了ex。同时我们一致认为,w学长名符其实是“道貌岸然的老司机。”

  只是这话不能在学妹面前讲起,我也不打算跟她说当时她的w学长怎么和我说的“什么也没有想过。”我跟她说,“顺心就好”,然而对着不知来由的失落感,告诉自己这只是在感慨饭友又没了。而不是因为其他。


  我前前任饭友,那日我跟他又去南苑吃饭……终于吃到了西兰花。我仍旧听他絮絮叨叨吐槽,却难得话少,只顾埋头扒拉米饭。

  他盯着我的头发看了半天笑着说“再长一点去拉直看看”,我出奇地吃完了饭,出门的时候他仍递给我一杯热饮。

  我推开门走出去的时候,夜风扑面而来。脑海里空空荡荡。我同那时候想的一样,我想了那么多,我什么也没有想。

  自然也就没有想起从前他跟我取经问我怎么追班上那个文静的女孩子。也忘了自己来之前是怎么在洗手间小心翼翼擦了一层口红。


  而我想了这么多,不抵我在食堂吃到西兰花来得畅快。


 


 


评论
热度(7)

© 小蓝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