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帽

至此一生,曾是长风万里的相送。

一场深夜的絮语



  她天生愚蠢,学不会绝望。

  ——《卡比利亚》

 

  大概是三年前我摘抄这个句子。然而很多年过去,我再在某个瞬间突然就想到这句话。反复咀嚼,竟徒生出释然和许些悲凉。

  很多时候突然就想起,那些曾经鲜明存在过的瞬间。就如同前些时候我看《情书》,博子在白雪皑皑群山中泪流满面的问候着她曾经的少年:你好吗,我很好。

  你好吗,我很好。镜头切换的时候,树闭着她的双眼在病床上,还是回荡着这句话。也许她正在一个冗长的梦境中,梦中是国中图书馆,白色窗纱旁倚靠的清俊少年,阳光还滚烫。

  就是这样的一个瞬间,我捂着湿润脸颊突然记起若干年前我摘抄的语句,就是出自这个场景。

  那么树,在此后的某个时候,比如她拿着那张借书卡片手足无措在围裙之中找口袋的时候,也会不会想起的是某个特定的瞬间。像她打开门的那一瞬,与她同名的少年,站在门外递给她一本书。眼神带着丝毫躲闪,却清澈又干净。

  这样只能是用来珍藏的时间,此后无论在那个勾起吻合的尘埃的片刻里记起来,都会觉得恍惚又唏嘘。

 

  哲学上说时间,不过是人类意识赋予的、对于运动变化的分割。由人类设定的主观概念。并且抽象。他作为形式表现,却并不存在。

  这么理解,时间就像是飞机飞过的轨迹一样,并不是实质存在的。

  我简直要赞扬时间,作为世间最伟大的事物存在着,人人都曾诟病,却没有想过这个东西原本是不存在的。或者是,你所谈论的这些须臾、片刻,都是自己意淫出来的一样。

 

  我觉得这拿去写意识流简直不能太棒。

  毕竟意识流原本就是作者一场华美的意淫。


  可是哲学上还说,时间是绵延的,连续的,无始无终的。

  

  我不是华美意淫党,却对这点并不反驳。我要去理解的时间,恰巧就是这么一场绵延又无始终的轮回。自携因果,回馈丰厚。

  毕竟追溯到很久之前,古时先人都会拿天圆地方说故事。那么时间又何尝不曾是个圆呢。也许绵延的曲线更契合。总归你从一处出发,不知何时会走到同样的线路上一样。

  更或者说是,某个相似的路线上,你突然记起来原来这条路我曾经走过的。并且就翻出记忆吻合。

  但是情感不一样,再回顾的时候也会不一样吧。

 

  这并不妨碍我继续前进,勾起吻合的尘埃。

  就像之前说的一样,这只是一场深夜对时间的意淫。


评论(7)
热度(2)

© 小蓝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