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行空山

至此一生,曾是长风万里的相送。

照旧是,暮色和夕阳以及建筑的剪影。

五号楼据说是学校最老的一栋教学楼。


那时快上晚自习,马原。

然而现在我并没有听讲。


评论

© 宴行空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