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行空山

至此一生,曾是长风万里的相送。

一个书法初学者的捂脸之作。


文素是最近玩语c的群名。


我觉得没有人看出来其实我练的是颜体。然而也只是停留在横撇捺的重复练习当中。

噢,同时也练了硬笔。


评论(3)
热度(4)

© 宴行空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