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帽

至此一生,曾是长风万里的相送。

【2014/01/30】北方

*存档

*写于二零一四的新年。

*瑞么是年少的岁月。


——今年这里没有下雪…噢。

——唉..真是可惜了。

——……对啊,否则我也很想,很想很想看一次雪。要是纷纷扬扬的大雪,模糊掉人的视线。

——……阿么,你还好么。


嘟——

电话断了。


1.

苏么是为了雪才要决定来北方的。

不过她事先没有要去想来北方的后果……这里是指,她捂住被冻伤的手没骨气哭的时候。

其实哥哥不是没有阻拦她的,说她是从小被娇惯了的女孩子,就这么要执着地跑去北方,为什么呢。不过苏么这次的执念似乎有些顽固,和哥哥斡旋了好久,最后还是哥哥说算了算了你自己不会后悔就好。于是她就乘着一辆绿皮的火车,背着大大的行囊,一个人跑去了北方。

不会后悔的吧。

一定不会。

苏么把冻得要皲裂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2. 

周六上午照样没有课,苏么抱着上次借来的西方历史去了图书馆。

直到被图书馆的暖气包裹全身的时候,才觉得果然寝室冷得叫人受不了。明明同寝室有四个女孩子,就算苏么是水生水养的南方姑娘,可是似乎只有她一个人受不了北方迅疾而犀利的寒流。

颤颤巍巍地拿出笔,翻到上次读到的骑士史。吸一口气眨眨眼让自己集中注意力。而后就这么混到了下午六点。中途出去吃了午饭,又飞快地跑回来。第一是书看不完,第二是真的很冷啊。

这座北方城市,六点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苏么收好东西,抱着大堆大堆的书从图书馆离开。透过图书馆口巨大的的玻璃门可以看见外面漆黑的夜幕以及照映在玻璃上她瘦弱的身影。头发比来的时候不知长了多少,又懒得去剪,就这么一直放肆到了腰间。苏么对着玻璃门笑了笑,然后推开门。


「唉唉你觉不觉得今年好奇怪啊——」

「你是说很久没下雪了么。」

「好像是因为干旱的缘故……」

「对……平常一个月之前就应该下雪的啊。」


从外面走进来的人谈论的声音撞进苏么的耳朵里,身影裹挟着空气的寒冷和干燥。苏么低下头,脚步却没有迟疑地走出了图书馆。

而外面黑夜依旧,寒流转进空气的缝隙里,又触到人的皮肤,好像是要进入到人的骨髓。


冬天……是早就到了吧。


3.

有时候做梦的话,会梦到家的。

不是不怀念,苏么一直是感性的人。当初武断决绝地要跑来北方,却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梦到家乡的流水和小桥,青石板路上厚重湿润的青苔和浓郁的栀子花香。

当然还有哥哥的脸。苏么来这里这么久只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也不是不想,只是怕自己会在电话里哭出来,自己会更舍不得。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这么执着地,跑来北方啊。

某天晚上苏么睁开眼睛,脑海里倏地就闪过这句话。她将这句话又默默念了几遍,然后耳朵就好痒,眼泪滑了进去。


——因为我,因为我真的很想很想看一次雪啊。

4.

苏么在十六岁之前在南方温润的气候包裹下,没有看过雪。

十六岁前的事情,现在说起来,也还是很清楚。比如院子里种的蔷薇花,上面尖锐的刺常常会扎破她的手;天空成群结队的黑色的飞鸟划破空气的痕迹;像这样的事情,也还清楚的盘亘在记忆里。

还有少年林瑞。

那个时候林瑞比她高不了多少,是邻居家的哥哥。待她极好,给她抓萤火虫,放烟花,带她去远处的树林探险。那是苏么十岁时候的事情。

苏么是记忆很好的人,所以她一直记得林瑞那时候的脸庞。清瘦,眼睛很漂亮。啊不不,是哪里都很漂亮。

只是眼睛,很亮。如同撒进一把星辰在里面。每次她看向林瑞的时候亦会觉得不好意思。总觉得他眼睛那么亮,好像看进了自己心里。

林瑞自北方来。

只是后来苏么自己来了北方的时候,才觉得很少有北方人有林瑞那样清俊的脸孔。也没有像他一样的眼睛,那样的一种亮,是一道极为清澈的光芒,照射到人的心里,仿佛驱走了所有的黑暗和阴影。所以苏么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快乐。不仅仅是因为他对自己好,其实更多的是,他毫无保留又恰到好处的陪伴。


这样的事情,现在依旧小心翼翼地在回忆的匣子里翻阅。

而果然她还是习惯关于他的回忆,即使不能得善而终。


5.

苏么刚刚来北方的时候,第一个星期就病了。

其实不是那么严重,普通的感冒,却还是让人难受。整日头痛,呼吸困难,嗓子肿胀得说不出来一句话。那个时候她经常躲在被子里哭,她想家,她想哥哥,她想关于南方的一切一切。后来同寝室的女孩子把她从被子里拎出来让她喝药,她的眼泪却流的更加欢快奔腾。


「你这熊孩子怎么这么笨……」

那个来自北方的女孩子扶着额头,无奈的对她开口。


「病了不知道吃药,你的脑干是也感冒了不能支配你的行动了吗。」


苏么通红着一双眼睛,乖乖接过水,温热的水杯贴近掌心,带来一阵颤栗。白色的药丸躺在左手心,她看着它们,缄默许久。

「你怎么不喝了?不是吧我就是说说,你脑干真的烧坏了……?」

女孩子开口。


「我……我不会喝药。」

苏么懦懦。


「……不好意思我觉得我有点不明白南方人的构造。」

女孩抬头望天,不想再看见苏么的脸。


6.

「我说阿么,喝药是要先吃药再喝水的。」


她记忆里的林瑞,在她病了的时候,总是这么跟她开口的。

是忘了多少岁的时候了。好像是初三,那年哥哥去外地上大学走了,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那年有台风过境,带来寒冷的气流和骤雨。

南方小城不曾临海,却还是被台风影响,整日的下雨,没有要停的迹象。苏么发烧的时候就躺在床上看雨水。窗户就在旁边,窗帘是布艺的蓝格子。窗外有一盆向阳花,被雨点冲洗的跌跌撞撞,豆大的雨点撞击着玻璃窗,滑下来带过浅浅的水痕。苏么就这么看着,觉得时间是这样缓慢。


「……阿么。」

在恍惚中听到有人这样开口唤她的名字,啊是林瑞还是哥哥呢,他们总这样叫她。阿么,阿么,好像是唤一只猫的名字。

之后睁开眼睛,林瑞站在她面前,带着雨水的潮湿气息。他左手是玻璃水杯,右手是药。眼睛那么漂亮,带着温和的笑意看她。

之后林瑞颇为无奈的说,吃药时候要先放药在嘴里。苏么怀疑,却还是照做,结果药片卡在喉咙里面呛得满脸通红。林瑞显然没有想到这样的情况,镇定下来之后轻轻拍她的背脊,药片吐出来,苏么眼里包着一眼的泪。

「……你乖乖等我。」

林瑞看她一眼,转身进了厨房。没过多久,苏么闻到红糖和生姜的香味。林瑞给她煎了姜汤。


那天下午,台风过境带来的寒冷和骤雨依旧没有消失。她窝在床上喝一碗滚烫的姜汤,林瑞在她旁边翻一本书,雨点用力的撞击窗户,又滑下来。


「姜汤比药好喝。」

「唉是么…..这是我妈妈教我的。」

「……北方是什么样子啊。」

「唉突然问起这个…嗯。我喜欢北方的雪,好像记忆最深的也是那个了吧。」

「…北方的雪是什么样子的啊。」

「纷纷扬扬,要模糊掉你的视线。你站在雪里,会觉得自己置身于这片银白里是多么渺小的存在。雪很大噢,积得特别厚,脚踩上就会有“咯——吱”这样的声音噢。」


「唉我说阿么,以后我带你去北方看雪吧。」

少年在喃喃中开口。

7.

Provence位于法国南部。北起阿尔卑斯山,南到比利牛斯山脉,包括法国的整个南部区域。属地中海气候,山区气候特点是冬季漫长,多雪,夏天炎热,多雷雨。Provence是欧洲的「骑士之城」、薰衣草故乡。


苏么大学选修西方史,大多数人没有选这个,因为这个顺带研究西方地理。比如上面提到的城市Provence。离这里的距离是0.29个地球周长,相距约为11622公里。苏么学到这里的时候,笑了笑,她说,你看,这是这里,这么远的样子。之后再拿出蓝色的荧光笔,用力划下记号。


林瑞十八岁的时候和大多数人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国内竞争太激烈了吧,林瑞是这样跟苏么说的,他在机场摸摸苏么的头发,眼里笑意依旧温和。他的身后,是南城机场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后面是宽广的停机坪,上面停放的是是飞往普罗旺斯的飞机。

苏么很难揣测林瑞风轻云淡话里的更多韵味。或许是家里的原因,总之去留学这个事情是真的了。

真的了。

南城不知何时起风了。轻轻地卷走了少年话的尾音。


「那么阿么,你要加油噢。要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


然后苏么目送他离开,不知为什么眼睛突然酸涩起来。


8.

「阿么,你林瑞哥哥打电话回来了噢。」

「唉唉..?」十六岁的少女,眼睛突然亮起来。「他说了什么?」

「也没有什么别的了吧。」哥哥把桌边的牛奶顺势递给她,「好像是,嗯…我跟你说,哈哈你都不知道的,林瑞那家伙在普罗旺斯这么快就找到了真爱,你说那家伙逗不逗!」

「唉……?」

「然后是移民了吧。」

「以后都不会回来了吗。」

「是要结婚了吧……阿么你的牛奶!怎么掉到地上去了,当心玻璃渣子……」


她看着自己的足尖。觉得喉咙被堵住了,就好像若干年前她被药片卡在喉咙里,眼里会充满满满的眼泪。她还记得那天的雨下得那么大,她喝一碗滚烫的姜汤,而她喜欢的少年在她旁边看书。

只是可惜了,他不会记得他欠了她这样一个约定,他会带她去北方看雪,纷纷扬扬,模糊视线。


9.

「今年这里没有下雪噢。」

「阿么?」

「嗯,是我呀,你还记得我吗。」

「……怎么会不记得。」

「我在北城。」

「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吧。北城离你那边那么远,怎么会想去那里。」

「今年这里没有下雪噢。」

「唉… …真是可惜了。」

「……对啊,否则我也很想,很想很想看一次雪。要是纷纷扬扬的大雪,模糊掉人的视线。

「……阿么,你还好么。」


嘟——

电话断了。


10.

离家艰苦的半年总算是熬过去了。

苏么窝在火车的座位里面,她摸出手机准备给哥哥打一个电话。掏出手机的时候,却收到那个北方女孩子的短信。

「新年快乐,要记得吃药=v=。」


苏么眨了眨眼睛,看向窗外。窗户上因为雾气凝结了冰霜,她用手指轻轻地划过去,不知道写了什么,也许是关于那个只存在于记忆里的少年,又或许是其它。不过或许什么都已无关紧要。

火车启动的时候苏么最后看了一眼窗外,是北方坚硬的土地,路旁种有大棵大棵笔直白杨。只是可惜了,她仍旧未再见过雪。

但是是谁说过的。是谁说的呢。


——那就往前走,你不需要回头。


评论(6)
热度(1)

© 小蓝帽 | Powered by LOFTER